傳承發展中醫的深遠意義

       轉載

      對于中華民族的物質文化遺產,如長城、故宮、等物質遺產,國人因了解它們的價值而一再呼吁保護,甚至不惜以重金修復或從國外贖回。國家也制定相關法律,對破壞物質文化遺產的人繩之以法,予以嚴懲。而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如曾對中華民族繁衍生息作出過卓越貢獻、拯救了無數生命的中醫中藥,國人則難以認識到其價值,動輒貶之為“不科學”、“迷信”、“落后”而大加鞭撻,甚至不斷提出“廢止舊醫案”、“告別中醫中藥”等主張,致使中華民族的瑰寶不斷萎縮而竟至陷入難以生存的境地。

      日本漢方醫學界德高望重的權威人士大眆敬節在彌留之際,囑其弟子: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10年后讓中國向我們學習。由于我們自身的原因,大眆敬節的預言已成為現實。

      中醫藥正以其獨特的優勢,受到全球范圍內各國的重視,可是,近百年來,隨著西學東漸,西醫西藥逐漸主導我國醫療市場,已薪火相傳五千年的中醫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面對國際新形勢下的中醫藥發展趨勢和中藥銷售年年遞增的大好形勢,回顧作為中醫藥發源地和中藥大國的中國,我國的中醫藥現狀卻令人觸目驚心地正在走向衰敗。時至今日,學術界竟然仍有人公然“以科學的名義”提出“廢除中醫中藥,中醫藥是騙人的治病的觀點,更是動搖和搞亂了中醫藥的發展思路,嚴重阻礙了中醫藥的發展和振興。

      中醫藥在發祥地中國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在國外卻得到了高度關注和蓬勃發展。以美國、日本、德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對中醫藥的神奇功效認知日深,為規避西藥的毒副作用,他們已開始大力倡導以中醫藥為基礎的自然醫學,并高薪聘請我國的中醫從業人員走出國門,到國外行醫。據統計,民國初年,我國有中醫80萬人,1949年50萬,現在只有27萬人。而據對一些地區和縣級中醫院的調研估計,其中只有10%的中醫開湯藥處方。換句話說,真正能用中醫思路看病的不過3萬人,其他中醫尚需進一步學習或溫習四大經典。這期間,我國人口從4億增加到今天的13億,而中醫卻從80萬人銳減到3萬人;而西醫則從1949年的約8.7萬人發展到今天的175萬人。目前國際上中醫藥從業人員大約已有30萬-50萬人,超過我國國內的中醫藥從業人數。

      隨著中醫從業人員出國就業數量的逐年增多,大量中醫技術和中藥秘方也隨之泄露或流失到海外,國外的高科技制藥企業借機加大研發力度,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制成功的特效藥品以高出中藥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高昂價格銷售和推廣到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獲取了豐厚的利潤。日本在我國“六神丸”的基礎上開發的“救心丸”,年銷售額上億美元;韓國的“牛黃清心丸”源自我國“牛黃清心液”,年產值也接近1億美元……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世界植物藥市場年銷售額超過160億美元,其中日本的漢方藥占世界銷量的80%,韓國的韓藥占世界銷量的15%,而中國雖是中草藥的發源地,卻只占世界草藥市場銷量的3%-5%。

      雖然憲法第21條寫明中西醫并重,但長期以來,中央的方針和憲法的精神并未得到認真執行,普遍重西醫而輕中醫,中醫地位日益下降,作用日益衰微。為什么中醫藥會陷入今日之生存危機呢?我看主要原因有三:

一、民族虛無主義導致人們普遍輕視中醫:

      1840年鴉片戰爭以腐朽沒落的清政府的失敗而告終,但就是這場戰爭讓國人看到了西方的船堅炮利,看到了西方科學技術的威力。于是一批有志之士奮起圖強,出國留學,絕大多數回國后在祖國建設、科技發展、文化革命、推翻腐敗的清政府等各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如詹天佑、梁思成、魯迅、孫中山、周恩來、鄧小平等等。但是,個別“海歸”受西方文化影響,回國后對自己祖宗留下的許多東西看不慣。例如,在日本留學回來的余云岫,受日本廢除漢醫、獨尊西醫思潮以及漢字落后論的影響,回國后開始貶低和否定中醫,提出《廢止舊醫案》,要徹底消滅中醫。

      國民黨時期,受“全盤西化”的影響,曾兩次試圖取消中醫。1914年,教育總長汪大燮提出:“余決意今后廢去中醫,不用中藥”,1929年舊政府衛生部還正式通過了《廢止舊醫以掃除醫事衛生之障礙案》,但兩次均因民眾激烈反對而未能真正執行。新中國成立后,仍是常常將“保守”、“不科學”惡名加在中醫頭上。1950年代,中央衛生部副部長王斌提出,中醫是封建醫,應隨封建社會的消滅而消滅。還開設了中醫進修學校,讓中醫學習西醫,學習解剖學。這些做法雖受到毛澤東批評,撤了兩位副部長的職,但影響卻揮之不去,一直影響著中國中醫藥的發展。

二、20世紀以來,中國學界在相當大程度上將“西學”與“東方傳統文化”當作相互矛盾、相互對立的兩個方面

      從梁啟超、孫中山到陳獨秀、魯迅都認為中醫能治病,并不否定中醫之療效,但都認為中醫不科學,“中醫盡可愈病,但無人能以愈病之理愈人”是其中心論點。只有到20世紀后半期系統論、信息論、控制論出現后才略有進展,人們才認識到中醫的科學性,才認識到中醫本身就是系統論,是未來醫學的發展方向。但20世紀民族精英的一些錯誤認識造成中醫學術界對傳統文化的荒疏、淡漠,對中醫學理論的輕視、曲解。中醫和中醫學一直處于被審視、被驗證、被質疑、被改造的地位。德國慕尼黑大學波克特教授早在1980年代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中醫藥在中國至今沒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誠對待,沒有確定其科學傳統地位而進行認識論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學探討,所受到的是教條式的輕視和文化摧殘。這樣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國的醫務人員。他們不承認在中國本土上的寶藏,為了追求時髦,用西方的術語胡亂消滅和模糊中醫的信息,是中國的醫生自己消滅了中醫。”

      中醫藥界的自身問題導致中醫藥發展緩慢。近百年來,中醫藥一直是在受指責中艱難生存,疲于應付。中醫界為了求生存,提出“中西匯通”論,千方百計用西醫方法證明中醫的科學性,要“求同存異”,結果弄得中醫不像中醫,丟掉了自己的精髓與靈魂,弄得中醫不敢堅持自己的學說,成天喊叫“與西醫結合”,其實是自慚形穢,要西醫“拉兄弟一把”。

      幾十年來,不僅外人輕視中醫藥文化,就是中醫藥界自身也不重視中醫藥基礎理論的研究與掌握。現在,除極少數知名中醫對傳統中醫文化有較厚實的功底外,絕大多數中醫師的純正中醫文化基礎嚴重不足。照此下去,再過10到20年,傳統中醫文化將只存在于典籍之中,沒有人真正理解和掌握了。

      中醫院西化嚴重,阻礙了中醫臨床的發展。我國中醫院多為中西醫“結合”醫院,純正中醫或以純中醫為主的中醫院并不多見。診斷大都是中西醫方法并行,甚至常以西醫方法為主;處方大都是中西藥并用;驗效則多采用西醫手段確認。這就導致真正的中醫臨床日益縮小,中醫藥研究的基礎日趨薄弱。中醫藥在發源地中國備受爭議,一貶再貶,而在國外如今卻備受歡迎,這一現狀難道不值得我們反思與警醒嗎?

關于拯救與復興中醫藥的對策建議

      如果中醫藥在我們這代人手中失去傳承,我們則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因為我們的后人將以高昂的代價,從外國人那里去贖回原本由中華民族發明的中醫中藥,他們會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我們的先輩如此愚昧,竟把國寶當垃圾一樣扔掉呢?拯救和振興中醫藥,是一項具有極高要求的復雜系統工程,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知難而上,迎難而進。要想發展中醫:

1、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在當代,中醫藥防治乙腦、流腦、甲肝以及SARS等傳染病仍具有無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實踐證明,中醫藥總體是符合科學的,近百年來加在中醫藥頭上的“不科學”罪名,完全是“莫須有”,應予平反正名。

      中藥的質量決定著療效,關系人民切身利益,因此必須保證中藥的質量。目前,國家對于中藥材質量領域監管不斷加強,切實維護了中醫藥市場的正常秩序,為中醫藥的復興提供了一個健康良好的環境。

2、搶救名老中醫與民間秘方

      目前,我國名老中醫的人數不斷減少,中醫從業人員數量也在不斷下降,大量中醫從業人員走向國外,許多中醫醫術和秘方也隨之失傳和流失,這樣下去,任憑我們付出再大的努力去復興和拯救中醫藥,中醫藥也終將隨著名老中醫和從業人員的不斷流失而不可避免在中國逐漸消亡。因此,建議國家撥出專項資金,對散落在民間和流失在國外的中醫藥秘方進行搶救性的發掘和回收。同時,制定相關政策,鼓勵中青年中醫拜健在的名老中醫為師,讓這些老中醫的精湛醫術得以傳承下來。當年我們曾花大力氣去搶救京劇,如今搶救中醫中藥其意義更為重大而深遠。

3、建設中醫藥研發基地和中藥產業基地

      根據普查,我國的中藥資源共有12807種,中成藥品種5000種以上,還有具有特色的民族藥上千種,以及眾多的中藥保健品,說明我國中藥物種之多,資源之豐富,開發利用前途之廣闊,是任何國家所不及的。因此,中藥的開發利用不僅是我國新藥開發的高品位金礦,也是中藥工業發展的保證,是我國醫藥產業新的經濟增長點,更是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幫助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有效舉措。

      在開發與利用藥材資源上,既不能建立在破壞野生資源上,又不能等靠國家來發展和提供資源,要鼓勵大型企業和企業集團,根據自身和市場需求,在道地藥材產區建立規模化、規范化、標準化且相對穩定的中藥材原料和貨源基地,做有米之炊,開有源之水,將藥廠的第一車間建立在原料產區,實施公司加農戶的種植經營模式,從源頭上保證產品的數量和提高產品的質量,促進中藥產業的發展,促進新農村建設。

4、我國應主導中醫藥標準的制定,引領世界中醫藥產業的發展

      中醫藥學是一門科學,是我國具有原創性和獨創性的科學,它作為一種關于人體生命科學的知識體系,存在于西醫和現代西方科學的視野之外。

      近年來,世界衛生組織也積極倡導:“健康不僅在于沒有疾病,而且在于肉體、精神和社會各方面的正常狀態。”這就明確地強調了人的健康問題不僅是一個單純的醫療和醫療進步的技術問題,而是一個與人類精神和整個生存環境尤其是社會環境密切相關的系統工程問題。這正是中醫“天人合一”思想的內涵。世界衛生組織在關于《迎接21世紀的挑戰》報告中認為:21世紀的醫學不應該繼續以疾病為主要研究領域,應當以人類的健康為醫學的主要研究方向。從這個方向出發,中醫學的辯證不只用于診斷疾病,也可用于評價亞健康甚至健康狀態。可以認為,中醫藥的理論體系代表世界醫學發展的方向。因此,我們要主導中醫藥標準的制定,引領世界中醫藥產業的發展。

      英國大哲學家培根說: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真理因為像黃金一樣重,總是沉于河底而很難被人發現。中醫藥是真理,也是黃金。有些人難以一下子發現它,情有可原。但是如果中醫藥在我們這代人手中失去傳承,我們則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因為我們的后人將以高昂的代價,從外國人那里去贖回原本由中華民族發明的中醫中藥,他們會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我們的先輩如此愚昧,竟把國寶當垃圾一樣扔掉呢?

      為了不致發生這樣歷史性的悲劇,我們這一代人必須擔起重鑄中華醫魂、復興中醫中藥的重任。這樣,我們的子孫后代可以自豪地說:我們的先輩是智慧和理性的,這也是復興中醫的深遠意義!
如果你有任何眼科問題打電話給我們 157-2628-6716
彩票11选5什么软件可以买